上虞乡贤研究会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_365bet体育手机投注_365体育投注英国
  首 页 | 协会概况 | 贤哲流芳 | 乡土文化 | 资料集萃 | 乡亲互动 | 工作动态 | 人物访谈 | 视频专栏 | 乡贤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集萃 >> 乡贤文化第一辑 >> 正文
 
忘不了的泰岳寺春晖中学
 

忘不了的泰岳寺春晖中学
胡序威

    1941年春我有幸进入白马湖春晖中学学习,对学校环境的感受十分美好,被视作学习天堂。只可惜不到两个月就传来日寇侵犯宁绍平原的消息,学校被迫停办,同学们疏散回家。不久上虞县城沦陷。
   
几位原在白马湖任教的爱国青年教师,由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的高材生徐如愿牵头,聚集在日伪统治鞭长莫及的上虞南乡深山凹中一个破旧古庙泰岳寺,举起了春晖中学复校的牌子。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辛勤耕耘办学,逐渐名声外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从周围山区和北面沦陷区前来求学的学子。我自1943年开始,也翻山越岭步行60里投入泰岳寺春晖中学学习。
   
泰岳寺学习环境的艰苦,与白马湖相比真有天渊之别,恐亦为现代学生所难以想象。寺院建筑由几十间房子围成三进大院,门庭有泥塑四大金刚守卫,以大雄宝殿当饭厅,两侧厢房作教室,宿舍和办公室都挤在后院。全校除了几块黑板和一些粗糙简陋的桌子板凳外,几乎没有任何专用的教学设备。教材主要靠老师刻蜡板用土纸油印。教室少见阳光,内墙斑驳脱落,门窗残缺不全,只能略挡风雨。寒冬腊月听课记笔记,有时冻得手足僵木,下课钟声一响,急忙跑到庙外晒太阳,或不停地搓手跺脚以暖身。
   
学校的伙食和开支,全靠同学们从各自家中挑来缴纳的稻谷维持。由几位工友每天起早摸黑担挑稻米去相距30里的章镇集市换回蔬菜和日用杂物。早上只供稀粥,有时稀得像米汤。正餐也常用泡涨后的籼米煮成烂饭,以一些熬白菜、咸萝卜、腌菜、雪里红之类口味不佳的粗菜下饭,能吃土豆腐和鸡蛋羹就算是改善伙食了。开饭时,同学们都快速端碗盛饭,按班组编排的桌序围立,等全桌同学到齐后才能动筷。因菜量较少,大家只好加快用餐速度,吃得慢将无菜下饭。多数同学从家中带来一瓶用少量猪油煎熬的盐,在淡饭中放上几粒猪油盐一拌,还可再吃上一碗。由于肚中缺油水,且正处于长身体时期,一日三餐,仍常有饿感。同学们设法自己动手开荒种地,在红薯和马铃薯等收获后利用星期日带到附近老乡家中煮上一大锅,畅开肚子饱食一顿,其乐无穷。
   
每当夜幕降临后,教室内只有少数几盏以细小灯芯草浸泡菜籽油点燃的小油灯供晚自修用。几个同学合用一盏,靠幽暗微弱的灯光阅读字迹不清的油印教材特别费眼力。因而同学们多争取在白天做完作业,尽量缩短晚自修时间。在周围漆黑一片无其他可供消遣闲逛去处的情况下,早些回宿舍休息,钻进自己的被窝,即为最大享受了。后楼的男生集体宿舍全是地铺,每个房间铺成两排,每排8人,肩并肩,脚顶脚,相互亲密无间。有时睡得过早难以入睡,就与同学们天南地北的闲聊。记得我们还曾以背诵《水浒》108将的姓名和绰号或议论《三国演义》的许多故事情节作为消遣。
   
同学们当时心里明白,在这国难当头山河破碎的年月,对比众多过着饥寒交迫悲惨生活的失学子弟,自己有机会进泰岳寺学习应是很幸运的了。所以面对现实环境,很少听到有同学叫苦。绝大多数同学都很认真刻苦地学习。老师也很敬业,刘洁民、陈宗修的数学课,夏禅臣、陈桑父的语文课,刘渭的英语课,……颇受同学们的欢迎。师生之间是感情融洽,教学相长。
   
作为当时特殊年代的泰岳寺春晖中学,虽只有短暂几年历史,但在困难时期继续坚持为家乡、为祖国培育人才,功不可抹。据我所知,有不少泰岳寺的同学于抗战胜利后转入高等学校进一步深造,后来成为新中国建设事业的优秀专家。至于我本人,早在1945年春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离开泰岳寺后曾在上虞北乡当了两年小学教员,1947年去新加坡,在新南洋出版社工作了两年。1949年回国后,进中国人民大学本科学习才一年,即因当时师资紧缺,被校领导直接抽调到经济地理教研室当助教。至今我仍深感在自己一生中接受学校正规教育的时间太短,成为前进道路上的最大不足和遗憾。泰岳寺的两年中学基础教育,在我的学历中占有重要份量,对我后来的成长有很大影响。因而使我对泰岳寺春晖中学一直怀有一种特殊感情。
   
几次回家乡探亲,想去泰岳寺看一下,终因时间匆促未能成行。直至1997年秋因老母病故回乡料理完丧事后,下决心多留一天以了却重游泰岳寺的心愿。我和老伴在亲戚陪同下从丰惠乘车到岭南乡,遇一热心老乡自愿引路,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惊异地发现:古庙已荡然无存,原址全已改成梯田,没有留下断壁残瓦的任何痕迹,只有原为徐如愿校长一家居住的庙旁三间白色破旧平房尚未拆毁,现住着一家农户。原来满山茂密的毛竹林已变得相当稀疏,新栽了一些板栗和茶树。所看到的一切已很难与珍贵的历史回忆联系起来,心中不禁感到怅然。
   
今年将迎来春晖中学80周年校庆,使我又一次想起了泰岳寺。正如北大、清华的校史不能忘掉国难时期的西南联大一样,春晖中学的校庆也不能忘掉泰岳寺那一段苦难岁月。故建议由校友们共同集资在泰岳寺原校址竖一块石碑,将当时的学校概况记载下来。以后若组织白马湖在校学生去南乡山区郊游或进行社会调查,亦不妨到泰岳寺原校址一游。

 

刊《上虞日报》2001411日第3

 
设为首页 | | 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 365bet体育手机投注
Copyright 2007-2016 上虞乡贤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千里马网络·上虞生活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