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虞乡贤研究会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_365bet体育手机投注_365体育投注英国
  首 页 | 协会概况 | 贤哲流芳 | 乡土文化 | 资料集萃 | 乡亲互动 | 工作动态 | 人物访谈 | 视频专栏 | 乡贤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集萃 >> 乡贤文化第一辑 >> 正文
 
平屋的月色
 

平屋的月色 

陈荣力 

有一泊月色总在我的心头默默流淌,那月色平淡、平和,伴着春夜的花、冬夜的风,伴着秋夜的桂影、夏夜的梧桐,从白马湖的边上稠稠地弥漫而来,从那几椽朴素、低矮,如普通农舍的平屋中汩汩地扩散而来,那么随意又那么执着。
      
其实,那泊月色在我童年的探寻中,已早早地荡作者漾了。童年时,老家不远有一颇气派的大宅,前后好几进,门前一条大河,后边则是空旷的田野。因为是田野,于是春天的时候,大片的青艾、荠菜和马兰头总是铺满了大宅后沿的杂地。挑青艾和马半头的时候,我总要禁不住好奇地张望那似乎终日关闭着后窗的大宅。长大后读《平屋杂文》我才得知,那大宅先前的主人原来就是白马湖畔那几椽平屋的主人;从那大宅走出去的那位以爱的教育享誉于世,敦厚、慈祥又一身硬骨的长者,小时候也和我一样,在那块杂地上挑过春天的荠菜和马兰头。
       
在白马湖春晖中学众多的名人故居中,真正称得上家的大概只能是夏穒尊的平屋了。因为只有平屋的主人才真正把家安在了白马湖畔,只有平屋的主人才一再固执地宣称白马湖畔是其真正的家,也只有平屋的主人,才把白马湖作为创作的最丰沛的源泉,死后也最终魂归白马湖。
      
尽管20年代中期,白马湖春晖中学的式微已如湖中的夕阳,那么无奈地显现出一片黯淡,平屋的主人也终于不无伤感地离开了白马湖,但白马湖畔的平屋,白马湖畔的那个真正的家,始终是它的主人梦魂萦牵最眷恋的所在。70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又一次推开平屋那扇虚掩的柴门,在那方小巧斑驳的小井里,在那泊依旧那么平淡、平和的月色里,静静地端坐,仔细地聆听白马湖上的风,从象山脚下尖尖地吹来时,我们才豁然领悟,那么普通、那么朴素、那么平凡、平淡的平屋,其实也正是它的主人之所以能一身硬骨,在日伪的威胁利诱下正气凛然,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最终精神支柱。
      
到过白马湖的人,或读过夏穒尊《平屋杂文》的人,心中最难掸拂的概是平屋中那淡泊的月色了。因为在那月色里,沉浮着朱自清、俞平伯、丰子恺、朱光潜、刘大白、匡互生杯酒欢谈、以文助兴的笑声,摇曳着经亨颐、何香凝、柳亚子泛舟湖上、泼墨成诗的潇洒,回荡着弘一法师李叔同念佛不忘救国的吟诵,起伏着蔡元培、胡愈之、叶圣陶人生在世,需求知、求情、求美的激昂;更因为在那泊平淡、平和的月色里,凝固着那位见世间不平便皱
眉诅咒,逢青年后学则循循善诱的长者,铸爱的教育,修道德文章的风骨和人格。
       
世事荏苒,当白马湖春晖中学昔日的辉煌和璀璨,如平屋中的那株梧桐已枝衰叶稀,日渐老去的时候,也许留给我们去探究、去追寻的,只有平屋中那泊平淡、平和的月色了。然而,那泊月色真的就能永远那么平淡、平和着吗?我们无回答,也许我们谁也没有这个资历去回答。
       
端坐在平屋那泊平淡、平和的月色里,一种挥之不去怅然常使我们难以释怀,作为白马湖现象真正的肇始者,作为当初促成白马湖春晖中学大批名人云集的精神核心和道德长者,夏穒尊在那场白马湖风波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匆匆离开了白马湖?他离开时又怀着怎样一种复杂的心态?文字的记载虽然能给我们些许答案,但那些渐渐沉积着岁月尘埃的文字固真能给我们一个尖锐真实的回答吗。在众多探寻描述以至研究白马湖的文字中,更多地是注重了白马湖的璀璨和辉煌,而对探究当初造成白马湖式微和衰落的似乎很难见到。也许对辉煌背面的探寻和透视,在一定程度上比辉煌本身来得更深刻,也更令人寻味。
       
有一泊月色总在我的心头默默流淌,那月色平淡、平和,那是白马湖边的月色。那是平屋里的月色。我知道,这样平淡、平和的月色,现在已很难再找到了。

 

刊《浙江日报》2001527

 
设为首页 | | 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 365bet体育手机投注
Copyright 2007-2016 上虞乡贤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千里马网络·上虞生活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