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虞乡贤研究会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_365bet体育手机投注_365体育投注英国
  首 页 | 协会概况 | 贤哲流芳 | 乡土文化 | 资料集萃 | 乡亲互动 | 工作动态 | 人物访谈 | 视频专栏 | 乡贤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地域史话 >> 正文
 
回望故乡玩石
 

 

虞尚风

 

 

我的家乡玩石村是上虞市的一个大村庄,也是一个古村落。“仙人”、“白马”、“卧龙”、“冰排”四块天然奇石散落在村庄四周,成了村庄引人入胜的一大亮点。玩石独特的山水风光和文化底蕴聚焦了众多文人墨客的目光,吸引着他们去一探究竟……

玩石村位于百官城区南边11.5公里,地处上虞市版图的正中部位。村庄以祠堂桥头为界自北而南分下、上堡,地形呈狭长状,西南略高,东北渐低,宛如一条随风招展的丝巾。村庄环裹于两重山峦之中。外环是崇山峻林,东面奇琦山,南靠跺柱山,西依瓢羹山,北临五龙山;内层则为丘陵小山,西北后王山,东南前山头。早年因附近叶腊石矿采矿需要兴建的皂梁公路沿村而过,成为村前村中的分水岭,当年的石子路早已被柏油路所取代。村前一条大溪横亘田畈中央,由南往北顺流而下,直奔曹娥江。村中还有一条小溪从上堡流向下堡,流经西宅井塘、窑田坝塘、下庙大塘三个水塘,仿佛一条银链串起了三颗明珠。章名山、桐夹岙、沈公岙等10几个大小不一的水库,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村外岙边。源源不绝的溪水不仅使这方肥沃田地一片苍翠茂盛,也养育了颇具灵性魄力的玩石人。

对于整个村堡的描摹,老人们有种说法:村堡是个“蜜蜂窠”。因为村前樟树下、横路头两个路口都种有密不透风的燕竹,使得村堡极为隐蔽,外人路过不知里面别有洞天。据传当年“长毛造反”、“东洋鬼子入侵”,都有路过错过的时候呢!说起来确实像个“蜜蜂窠”。蜜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旦飞离蜂巢便成蜂王,意思是说辛勤劳作的玩石人只要走出跺柱山下就会“出山”。现在看来,“玩石‘蜜蜂窠’出大佬”一说似乎早已得到应验……

玩石村背山面水,后山高前山低,一年四季花果飘香,溪流淙淙,风景这边独好!数百年的历史证明,这里是一块经久不衰、生生不息的风水宝地。那么,谁人选中这块风水宝地?为何当地人把玩石叫“minshi”?等等,很多疑问已无法找到确切答案,也只能从传说故事和留存资料的片言只语中来厘清一些脉络。

相传宋神宗熙宁丙辰(1076)春的某天傍晚时分,一位挑着货郎担的中年男子正急匆匆赶路,也许是快到家了的缘故,他在跺柱山下的小溪坑旁慢下了脚步,解下腰间缠着的大手巾扬颈拭汗。就在仰头侧脸的瞬间,他突然发现百米开外的山岙内红光腾空,彩霞低徊,一派龙凤呈祥的气象,走近探奇,但见一条赤炼蛇盘着一只彩雉鸡,嬉戏甚欢。于是,中年男子便认定这就是风水极佳的宜居之所,即举家从相距三五里的起早岭西边搬至东边,卜地而居,休养生息。另据古虞三槐堂王氏世系总图记述,中年男子姓王,字大经,系王佑第五世孙,与其父同知越州,隐居於越,自号“玩石”先生,配徐氏,生子二,仲圭,仲奎。他一家刚从达溪十九都迁至始宁县葛仙乡窑寺边,最终定居此地。这是关于迁始祖选择居所比较普遍的一种说法。当然还有其他版本,譬如按照迁始祖“性敏,知古今,善诗词,雅好游”的记载,或许是他看中了虞舜文化的发祥地象田、虹漾和一代名相谢安、山水诗鼻祖谢灵运隐居地东山的附近而定居,这也是不能排除的可能。但究竟是偶然相中,还是“趋庸附雅”,或是“喜石成性”,那就不得而知了。

玩石村的“高堂前”,就是当年龙凤呈祥处,现建有祖堂。经过数百年的繁衍生息,如今,玩石村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400多户人家的大村。

玩石村的“玩”字读“min”, 估计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方言,从中可见王家老祖宗的人文情趣与艺术水准。我曾问询过村内许多年长者,也翻阅过村里存留下来的包括家谱在内的众多古籍,还查阅过各类辞典,却始终不得其要。探究“玩”字方言,大概与土话读音“冥石、名石、问石”相仿有关吧!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说法:一是源于迁始祖 “冥顽不化”的自嘲,有意把自己说成“冥石”、“顽石”,说久了,“玩石先生”便叫成“冥石先生”;二是来自村边四块颇有名气的石头,经常对名石的欣赏玩味,“名石”就约定俗成了;三是出于外地人对玩石的名气,到了此处问石何处在?问的人多了,自然而然叫成了“问石”。

一方独特的山水,就有一方独特的人文!历经优秀村落文化的反复熏陶,玩石人养成了勤劳善良、敦厚秉直、诗书传家的风尚。村庄内众多的台门文化与“十番行牌”就是最好的诠释。

从下墙门路口进村,徒步穿行在村间,一个个 “玩石故事”便可信手拈来。入村没几步就见到山边竹园旁一座高围墙的石库台门,门额上刻着“松筠别墅”字样。 “松筠”两字出自杜甫《崔氏东山草堂》“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的诗句,按字面理解,松筠即松树和竹子之意。从别墅的命名和建筑气派上可见,这主人定是非常高雅且有财有势之人。主人名叫王延松,是当年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他曾担任过政界和财政金融业多个要职,还用笔名王承志出版过一本《中国金融资本论》。由于历史的原因,王延松于1949年去台湾直到1976年病逝,始终未能再回故乡。在玩石的大多年长者对“松筠别墅”台门和王延松的故事都耳熟能详,而关于其他台门的故事却也就只能略知一二了。譬如窠子台门口的石头形状像念佛老太婆折出来的窠子,环洞台门的形状呈环洞形,旗杆台门的前面立有一对旗杆石,隐士台门则因曾有隐士在此居住而得名。

说起玩石的村落文化,王家宗祠是值得一提的地方。这里专门供奉着王氏祖宗的牌位,大凡村内祭祖、社戏等重要活动均在祠堂举行。解放后祠堂改作小学堂,70年代祠堂毁于一场罕见的大火,如今只留下最后一进,大门、戏台、两边看楼、进士文魁匾已无迹可寻,现在只能从上岁数人的口中得悉以前戏台是如何的考究精致等。另外,玩石村的两个“社下庙”和一副“十番”也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年代久远的下庙关帝庙、上庙仙圣庙香火旺着呢,而出自雕花阿文父子之手的十番行牌“韶成轩”,至今保存完好,其雕刻十分精湛,堪称鬼斧神工之作,

仰望玩石,回望故乡,一株偌大的古樟长年屹立村口,就像一把巨伞,撑着一片云天。古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无怨无悔地为路人遮风挡雨,张扬着蓬勃旺盛的生命激情,犹如一代又一代的玩石人坚毅仁善、生生不息!

 

 

 

 

 
设为首页 | | 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 365bet体育手机投注
Copyright 2007-2016 上虞乡贤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千里马网络·上虞生活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172号